当前位置:

魏龙:三姐

来源:龙山新闻网 编辑:刘怡 2020-05-07 17:19:23
时刻新闻
—分享—

你的心里有委屈,你的心里有无助,你痛恨这个家,花一样的年纪,本该坐在教室里学习知识,可你......

三十年前,一个寒冷冬天,一间破旧的木屋子里,外面的寒风,一阵又一阵地绕过木板,从两块木板的夹缝中,四面八方地吹向一位年轻的妇人。那妇人看起难受至极,甚至有些哀嚎,一声啼哭,打破了紧张的气氛,一个小女婴呱呱坠地,妇人还是疼痛难忍,几分钟后,又一声啼哭,一个小男婴也来到了这个尘世。从此这个小村庄有了一对龙凤胎,男婴是我,女婴是你,我的三姐。

还是胚胎时,我们通过脐带公平地吮吸着来自母体的营养;可从母亲肚里出来后,我们就不再平等了。因为父母嘴里经常念道,“你是姐姐,要让着一点弟弟。”。

一个无限地索取,一个无私地给予。

都说龙凤胎有心灵感应,或是心有灵犀,好像在我们身上很灵验。记得有那么一次,你摔倒后脸上有了一个小坑,没过多久,我也摔了一跤,脸上也有了一个小坑,我们被摔得很疼,所以痛恨这片土地,怨恨来到这个尘世。但从那以后,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了一个小酒窝,笑起来可迷人了,左邻右舍都夸我们俩的小酒窝好看,许是因祸得福吧。

我们会为了争抢一件大家都喜欢的东西,吵架或打架,而大人们会说,你是姐姐要让着弟弟。你当时的委屈,也许是我永远无法读懂的。开心时,我们会光着脚丫在村子里你追我赶;在村口的大树下一起玩过家家的游戏;上学的那条路上留有我们的欢声笑语。无忧无虑的时光,总是那么的短暂,也单纯的觉得我们会永远这样幸福下去。

有一天我们不再那么亲近,同在一个班念书,很少说上一句话,就像陌生人一般,许是成长中的羞涩吧。记忆的深处,那场景还是那么的熟悉,一条通往镇上的公路,瘦弱稚嫩的你,肩上抗着一袋十多斤的米,走上十几公里,而一旁的我空着手走着。天气炎热,汗水湿透了你那破烂不堪的衣服,也流进了你的眼里,你用手擦了一次又一次,就是不肯叫我帮你。每个星期,都得重复上演这一幕,不然在学校,我们就没饭吃。印象里,我竟找不到为你扛米的景象。

你还是一个花季少女,也需要别人的疼爱与呵护。可是现实让你变得坚强成熟,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孩子。你一心想着照顾弟弟,成绩因此变得一般,而我专心读书,成绩自然比你好些,也不自然地对你产生了鄙视。去学校时,母亲也总会叫你帮我带一件厚一点的衣服去学校,可是我不愿穿上,还嫌弃你,一个星期后你拿着原封未动的衣服回家。后来,你生气地说以后再也不会给我带衣服了,但你还是照样每个星期给我带一件厚衣服去学校,怕我受冷。过多的溺爱,让我理所当然的享受着你带给我的一切,没有半点负罪感。

直到有一天,你突然离开了高中的课堂,连一声道别都没来的及说,你去了遥远的地方,说是打工供我读书。听到这句话时,我第一次因你而流泪了,突然觉得我的生活有些不能自理。来自农村的你,早早的懂事了,你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自己的未来,坐在某个工厂的生厂线上,透支着身体与时间,来换取我每个月的生活费。你还说,“让我认真读书,别胡思乱想,三姐一直供你读完读大学。”。

六月的一天,我终于收到了大学的通知书,那一刻你比我都还高兴。你逢人就说,我弟弟考上大学了,其实那也就是一所普通的大学啊。你一如既往地按月寄给我生活费,你说,“现在上大学了,生活费应该要多给点了,怕别的同学瞧不起”。你紧衣缩食,对自己越加抠门起来,为了每个月多给我寄两百元。

一个寒冷的冬天,我穿着从家里带来的棉袄,里面也穿了很多件,就是感觉不到温暖。突然,你打电话过来,说是给我寄了四百元,这么冷的天,叫我去街上买两件保暖的棉衣,千万别冷着了。拿着你寄来的四百元,我忍着寒冷,一家店一家店地寻找着,最后穿上新买的棉袄时,我竟然不再感到寒冷了。街上人流涌动,热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,也顾不上周围的陌生人了,我嚎啕大哭起来。也许没有你寄来的那四百元,我会冻死在07年的那场冰灾中。

毕业后,我自私地早早地要结婚生子了,而你还是一个人。你从远方,风尘仆仆地赶来,为我的婚事忙碌了起来,布置婚房,策划婚礼,一直都微笑着。你肯定很开心,自己的亲弟弟要结婚了,可以交给别人照顾了。在不经意间,我发现你偷偷地在抹眼泪,也许,你还是有几分不舍吧,从此弟弟是别人的了,跟别人亲一些了。

那天你对我说,“父母一直都很偏心,把什么好吃东西都留给你吃,而自己是烂草根,没人疼,所以现在才变得很瘦小。”。

我说,“你为什么那时不对父母说呢?”

你说,“因为我也最疼爱你啊,我只有你这样一个弟弟。”。

最后,泪水湿润了我们的眼眶,是的,生活有太多的无助,来自农村的我们更能感知世间的不易。那一刻,有对过去生活怀恋与不理解,也有对未知生活的迷茫。

终于,听说你要结婚了,我高兴极了,但你要嫁到最遥远的地方,那是一个冰天雪地的地方。你为何要去那么远,我想你肯定痛恨这个地方,你想逃离,你想从此把那颗心冰冻起来,因为你的龙凤胎弟弟不再需要你的照顾了,你也从未有被公平地对待过,你只是我的小保姆。而我,因为生活的忙碌,竟然没有参加你的婚礼,家里也没有一个人去。你孤身一人,周围全是陌生人,不知你有没有害怕,我想你肯定失落、绝望地哭过,因为远方的我,心灵感应到了。

结婚后,你独自一人生小孩,带小孩,没日没夜,可是家里没一个人去帮你。因此,你得了郁郁症,差点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而今,你慢慢地从磨难中走了出来,生活也越来越好。你善良地忘记了过去,又开始无私地帮助这个大家,大包小包地从千里之外,寄回这个大山里没有的东西。

你虽高中都未读完,也没有一份正式工作,然而,你从没有因此而自卑过。你不时地教导自己的亲弟弟,要孝敬父母,善待他人,多看书,少玩游戏。从你那里,我学会了坚强,学会了做人,学会了感恩。

春华秋实、岁月无痕,走过了一个春秋又一个春秋,我们相隔千里,可无时无刻不牵挂着彼此,因为我们是龙凤胎姐弟。

如有来生,我们还做亲人,但这一次,我要先你几分钟,从母亲的肚子里出来,我做哥哥,你做妹妹。让你也好好体会一下被人保护、疼爱的感觉。


来源:龙山新闻网

编辑:刘怡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龙山新闻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