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贾湘平:感受果利河

来源:龙山新闻网 编辑:刘怡 2020-05-07 17:19:24
时刻新闻
—分享—

站在果利河大桥看果利河,水实在是太蓝了,我相信此时此刻我的眸子一定带了颜色的,是蓝色的,同时变蓝的还有我露在外面的脸颊,指指点点的手指和渴望清新与释放的心灵。

河面虽不是很宽阔,但最宽处,少说也有半公里。据说兴修防洪大堤和河岸长达六十余里的绿道时,曾经进行过规模不小的移民,那么现在的河面该有不少是以前的旧家园了。人是一种最会开拓生存空间的动物,想上天,有飞机飞船,想入地,有下井和潜水设备,切断几条溪,实在是容易不过的事。虽然没有太阳,微风下的水波依然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芒,它有时象地板砖,有对象鲫鱼,有时又象一个倒立的陀螺,倘若我会游泳,我一定会扑进它的怀抱,用肌肤领略一番河水的柔情。

县志载:果利河古称猛洞河,发源于石牌桃园村鱼泉洞,流经石牌、桶车、石羔、新城,绕县城北、东、南三面,出城郊土城坝、跳鱼洞,在白羊红星村水寨坪汇聚酉水。一路容纳众多个性各异的支流,最后风风光光地奔向日思夜想的洞庭湖。

下得果利河大桥,来到山水龙城公园,公园里几拨人跳抖抖舞,汗水甩成了八瓣,还有打太极的。再过一座小桥,经龙山天御过挖断河上的风雨桥到观景台。放眼望去,可看到黔张常高速高架桥历历在目,眼前樱花、格桑花、桃花鲜艳夺目……。我情不自禁地拿出手机。虽是枯水季节,但河水漫上了岩上的河堤。听游人说,政府准备筹办水上乐园,在第一座风雨桥修了拦河水闸,到时就能享受另份快乐,家乡的人们也真是太有福了。几个游者告诉我,晚上的夜景十分美丽,说得心里痒痒的。此行的目的主要是欣赏龙领国际大厦旁的第二座风雨桥,它搭在龙领国际的不远处,搭在绿道和上高速公路的通衢处。桥磴是钢筋水泥,桥面是大理石砖,上头竖着两层或三层风雨亭。两边安着宽厚的木登,柱头上或梁上,往往有茶花、葵花、浪化一类浮雕。

桥头台,建筑很精致,宽阔的石阶,盘着龙的栏杆,全用灰白色有石头砌成,很有些讲究,似乎夹杂着很象贝壳、竹笋的化石。桥的两头栽有珍贵的树木,什么鹅掌揪呀,银杏呀,水杉呀,竹叶楠呀,伸展着宽大的树冠,把桥罩住。据说河有这名贵的植物都是从外地引进的。由于酉水流域水量丰沛,阳光充足,极其适合外来植物生长。可以说河两岸的植被是另一条果利河,它以一种潜在的方式回报着生活在一方水土的人们。

站在桥上,远远望去,天空瓦蓝,奇峰兀起。独具风味的风雨桥,清清的滚滚坝河水,还有大树,草皮上的花丛,真是一幅优美的风俗画。蓦然,拂来馨香甘甜的微风,送来哗哗的滚动坝的水鸣,这拦河闸打造出一道瀑布,河水漫过闸顶,织出雪白的水帘,飘来望城山悦耳动听的鸟叫,还有那风雨桥上飞檐下铜铃叮当。看的,听的、闻的,真让人陶醉,心旷神怡而流连忘返。河水缓缓地流,河中的水草摇摇摆摆。若隐若现。两岸的游人如织,红红绿绿,宛若涌动的花潮。不时漂来一只鱼船,站在竹筏上鱼鹰,凯觎河中所剩。

美丽的果利河水汨汨地流淌,两岸的青山默默地目送我回归。一路上我想,是果利河见证时代,还是时代见证果利河呢?我等待着多情果利河的悄声回答。


来源:龙山新闻网

编辑:刘怡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龙山新闻网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