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向玉萍:又到栀子花开时

来源:龙山新闻网 编辑:刘怡 2020-05-07 17:19:24
时刻新闻
—分享—

初夏的太阳特别勤快,天刚刚亮,它就爬上了山岗,露出了灿烂的笑脸。鸟儿们的歌声也“叽叽”、“啾啾”次第嘹亮起来。还没起床,就被这些大自然婉转的音乐陶醉了。

我匆忙洗嗽完毕,便出门了,合着晨风的节奏,绕着广场走一走,呼吸一下新鲜空气。初夏的早晨,锻炼的人真不少!此刻的我真为自己不愿起早床而羞愧。快走、慢跑半个小时,有点微微出汗了,便宣告晨练结束了。

回到家里,我伫立在阳台上,发现盆栽的栀子花开了不少,有纯净的白色,如小公主高雅大方,淡淡的黄色,端庄、典雅,给人温馨的感觉,还有十几个花骨朵,参差不齐地从绿叶中冒出来,它们仿佛在玩“捉迷藏”,你躲着我,我躲着你。叶片茂密,颜色青翠。眼睛疲劳了,不妨看看这绿色的植物,就舒服多了。栀子花的味道浓郁,香得直渗进人的心脾。栀子花,一直是女孩的钟爱之物。记得小时候,邻居哪家有栀子花开了,几个小伙伴就相约去偷偷地摘花,女孩戴在头发上,可以除去汗味儿。上学的时候,如果有谁带得有栀子花,大家就围着她“讨”,然后满教室都散发着香味......

看着眼前的栀子花,让我想起童年的趣事。我读小学二、三年级时候,头发又多又长。因为早晚要扯猪草,时刻到油菜田、麦子地里钻,经常汗糊糊的,大人忙着挣工分,一般一个星期才洗一次,于是,头发上免不了有虱子“荡秋千”。我父亲就把我头发剪成如今的学生头,(父亲很慈爱,小时候我们的头发都是他帮忙梳洗,他也是我们几姊妹的理发师。)那一次头发剪太短了,我觉得丑,不肯读书去。于是父亲用上发夹,把我的头上扎一朵栀子花修饰一下,我破涕为笑,背起书包往学校跑去,等我坐在座位上,引来了无数羡慕的眼光。

而今,父亲离我们而去二十多年了,那份沉甸甸的父爱却深深地刻在我的心里,每年栀子花开时,我就会想起这件事。


来源:龙山新闻网

编辑:刘怡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龙山新闻网首页